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5 Reads)
江南清明時節的雨,一如既往的整天整天地下。路旁的高樹都漸漸褪盡去年的舊葉,換上了一身清新的翠綠。沒能出去走走,可也明白,春已經很深。踏著滿地悉索的落葉,打濕的內心比任何時候都要柔軟。吉首的春天總是短暫的,你還沒欣賞夠一片盎然的春意,就不提防得被歲月拖拽著進入初夏。身上的衣服也總由棉衣驟然褪到短袖。雖不是一次這樣得遇見,可還是沒有習慣。 在這多雨的時節,你經過一段時間的磨煉和闖蕩,你從喧鬧、忙碌的沿海回到了學校這片淨土。你說,工作真難找。你說,為何現實和理想離得如此之遠。朋友笑你有點沮喪,有點疲憊。於是,我們決定為你接風洗塵。結果卻是你掏錢,大伙爭也爭不過。玲說代課得點報酬,於是請大伙去K歌。還記得,第一次認識你也是在K歌時和你合唱了一首。也許你早忘了,但我永遠記得。從此,四年來,你便成了我的秘密。曾向你表明,你說還只是朋友。慶幸後來,還能與你保持朋友的距離,而且要好很多。但,你不知道,對於你,我還是原來的我,還是喜歡有你在的時候,也會毫不猶豫得去有你的場合。夢裡,你也是那麼溫暖的微笑和態度。四年,走了多少路,也有過幾次青澀的嘗試。但,在我這裡,你還在那裡。玲問我忘了沒,怕彼此尷尬,怕大家知道,我沒敢實話實說。是不是沒得到的才是最好,我不知道,但感覺在這裡,不假也不減。曾想,畢業時坦誠與你相告,但我真還沒勇氣:在你那裡,我在哪裡。也許,就該保留這份殘缺的美好,也許,不該打破這不遠不近的距離。 那天的雲是否都已料到 所以腳步才輕巧 以免打擾到 我們的時光 因為注定那麼少 風吹著白雲飄 你到哪裡去了 想你的時候 我抬頭微笑知道不知道 知道不知道,我的苦澀,我的蜜甜。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題記:一度鉛華殆盡,錦瑟似水,花殤人消瘦,寂寞沙洲, 夢碎花飛愁永晝,闌珊未央,獨個流淚,空階滴到明… 僅以此文紀念相遇相知佳話走過三十個日夜 月光如洗,撒下一地清輝,星星點點,幻化綻放水上青蓮。一曲靜幽素雅的玄音縈於耳畔,輕輕的,柔柔的撩撥那蕩悠的蕪蓬心船。歲月回轉,花季明媚,婉刻一枚絢麗鞦韆。懷抱童趣,翹望夜空,與眨眼的星暗遞心事。我是只千年修行的銀狐,帶著對塵寰深深的眷戀,夜深山空之際,提著一盞星燈,飄然纖陌,尋向夢中的伊甸園。太多的人,匆匆擦肩身後,因為羞眉,低頭信手清琴彈,把那份心底顫動的希冀,系予指尖,走瑟弄弦,芊芊繞繞,繞繞纏纏,幾分朦朧,幾分旋璨,幾分清麗,青春沉澱過往中。 夢猶在,情飛揚,憧憬在季節流韻裡繾綣。孜身蜿蜒前行,霜風蕭蕭,雪花飄零,那紅了枝頭的梅,曾叩開寂寥的心弦,幽幽小徑花瓣雨,阡阡懷戀古橋頭,潺潺溪泉輾轉,長夜無眠話春秋。等到彼岸花開的時節,我卻悄然的隱去,遠遠地聆聽江水浪尖,蕩楫那幸福的微笑,久久的縈迴淡淡的眉梢。那一刻,別離短亭,十里相送浮雲影,曲終人散。那奈何橋畔的孟婆湯,禪去昨日的相依,忘記那一記淺淺的痕。此去的經年多年如一日,西窗聽雨,淡看花開花落,雲水潛行,心不會再痛、不會再碎。沒有華麗的浮影,沒有憂傷的纏綿,日子在白開水中流轉。一杯清茶,一箋札記,一支粗豪,塗抹心跡,在翰林裡徜徉。靜美如斯,不會再聽到傷曲之後,淚如清雨,瀟瀟而落。 是誰,看到荒蕪孤影漫步?是誰,被我清麗的詩文感動心懷?是誰,在月明風清的夜晚,與我同聽一曲?又是誰,隔岸相望約隱約現的塘堤浮影?輕颺的笛聲,從天涯娓娓飄來,我舉目,看見了,看見了遠方的倚窗的你,我醉了,醉在了夜光的杯盞裡。那個多次夢裡的人,似曾相識翩翩而來,在不遠處,你凝視著畫中人,久久地,久久地,不肯眨閃你的眉兒,生怕轉瞬畫人虛無。我,一如金庸筆下的小龍女,於靜謐深處,與世隔絕度日,雖無龍女之貌,卻有霧裡花的尊容;雖無蓋世絕技,卻也手染粗墨,塗鴉文字。憐墨香的嗜好,讓彼此推開心靈的窗,讓清新的空氣撲面而來,放逐同年的暢想,燃燒激情歲月的紫爐,朦朧中那火焰的炫動,一層層剝落封存塵心的冰,那斑駁的鮮活歷歷可見。融化憂傷,放開霜染的情愁,讓歲月如夢裡一樣隨緣隨遇。 茫茫人海,緲緲紅塵中,你千眸一顧,捕作了那悸動的驚鴻?是你,跋山涉水,在巍巍崑崙雪域發現了盛芳的白蓮。你用款款柔情,融化了我那顆堅硬如冰的心。我是那前世的姻,你是今生的緣,月老手執紅線,遙遙天池,讓我穿越上元隧道,輾轉今世。而你從海角,徒步沙灘,在望泉石畔邂逅風塵僕僕的我,月老無形牽手,前世的回眸只為你今生鎖定,今生的期念因我的姍姍柔情,蕩起一汪心波瀲灩。彼岸花,開在遠遠的對岸,我佇立在漫淼的水畔,耳畔縈繞著那曲《雲水禪心》。時光流轉,紅塵如夢,春江一水悄擱淺,你剝開我的外殼,你的眼角溢滿了多情的守候。在煙雲之間,蕙眸深蘊,微笑凝聚成弦,彈奏成曲,淺唱輕吟著前世今生,與你,詩情畫意共闕天。 因為愛,還有夢、還有真、還有純、還有那份未了的情緣。你,就這樣走進我的夢裡,來到我身邊,闖進我的生命裡。是你,用那萬種的柔情,鮮活我沉寂死潭的芳魂,豐富著我的落寞人生,用你的幽默風趣,甜美的笑聲,絢麗著我的生命,豐盈著我的心靈。日月如梭,不知疲倦,燦爛著我生活中的每一天。如果山不再高,不在隔,不在遠,我願是你琴鍵上的音符,隨你的指彈跌宕起伏,讓你如醉如癡駕雲飛天。如果水不在深,不在湍,不在潺,我是你窗前那翩翩舞動的蝶,與你再現梁祝典傳。我,在水一方,小字花箋,渲染著水墨丹青的婉約,把你喃喃心語,在筆尖勾勒成一朵淡雅的小花,許一曲不老的星月神話…… 看,那一縷清風,在聆聽著彼此的纏綿,惹得滿袖的清雅。聽,那一剎細雨在山之巔,遙望著彼此的寂寞,贏得一簾的暗香。於是,三十個晝夜,我們,低吟淺唱著悠揚的情韻,在炎炎流火的季節,淡忘江湖,闌珊搖紅那牽弦語音符,舞著生命中最清澈的樂章。滿腹的柔情,一箋的相思,隔屏窗倚,凝重深眉,在我心裡開成燦爛的丁香。鑄就千年神話的飛揚…問世間情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許。靜靜地微笑,悄悄地落淚,直到暗香浮動,春暖花開,天荒地老。讓寂寞的手握叩弦的愛憐,讓相思的淚斟滿溫情的杯,相看夕陽紅遍…… 我,許你一生的守望,你,許我三世的真愛無疆。從此,你善意開啟,無私的付出,讓一隻汪洋中的小船,有了行駛的航向。你,心裡裝著一顆滄桑的心,不時鳴動信息,撫慰我這顆殘燭的心殤。你以真誠的足痕,感動著冰冷的迷魂,讓我不再無著蒼茫。你,從未曾想到回報,也未曾向我索取哪怕是一點點的溫暖。你奉獻出,無法計量的無價之寶,給我一片明媚的陽光。我,在心靈的牧場上,無可救藥地愛上了你的眼神,愛上了你的坦蕩。你,讓我癡,讓我醉,投入你的詩情畫意,依偎你滾燙的胸前,喜歡與你朝夕共吟,晝夜同沐西廂,沉醉不忍離去。 曾經被稱為冰女人的我,哭了,哭的找不到北。你看到了,也感受到了,我的泣不成聲。只是,流下的不是傷心難過的酸楚淚,而是飽含著幸福與快樂的淚水。你給我的這份相濡以沫的浪漫情感,給我生命之光,我又何懼前面的路是荊棘叢生? 親愛,寂寂流年,紅顏憔悴。自與你牽緣,夕夕朝朝小窗清影,靈犀脈然契緒,方知愛的真諦,情的內涵。你用晶瑩剔透,浣洗我心池渡口的浮塵,澄瑩純白。使我,寸寸柔腸依波聽棹,眺望遠影入視線。夜深畫閣,切切私語消魂盈盈淚,含羞剪紅燭,相憐襟思禪。與你,糾結現實與夢境的長廊,永夜琵琶弦上情未足,嬋娟月缺月圓。正相凝,黃鸝啼更數聲,愁別離,意幽幽,清尊素影,長願隨形。 莫笑人面今有醉,桃花依舊笑春風。為你,穿渡千年,守候春秋…